2017 秋冬男装时装周拥抱千禧一代时装周不断变化的价值

本报记者 倪玉清 综合报道

2017年伊始,冰天雪地并没有冻结新秋冬男装周引发的时尚热潮。

今年首秀于1月6日在伦敦拉开帷幕,英国著名时装设计师Vivienne Westwood携男装品牌重返伦敦男装周,延续青春前卫设计。 接下来是米兰男装周,Giorgio Armani和Prada展示了全新男装设计,意大利品牌正在拥抱新变化; 下一站巴黎,Balenciaga、Valentino、Herm S 上演男装秀,秀场最为复杂; 终于在纽约,Hugo Boss 和 Ralph Lauren 迎来了男装周的结束。

与此同时,近年来重量级品牌陆续退出男装时装周,也反映出其危机。 没有Burberry的伦敦男装周、没有Gucci参加的米兰男装周,或多或少给人一种没落的感觉,这反映出越来越多的品牌和设计师在质疑男装时装周的价值。 在全球奢侈品市场低迷之际,时装周的投资回报已大不如前。 于是,不少品牌将男装秀和女装秀合并,通过男女装同台表演来降低成本。

除了“节流”之外,男装品牌也在积极尝试“增收”,试图抓住年轻千禧一代的时尚诉求。 例如,可以利用时尚博主、网红来提高品牌知名度; 添加青春元素和亚文化,点燃年轻人朋友圈; 采用“即看即买”的模式,会后推出新品。

过去专业的时装周如今吸引了越来越多的消费者,品牌也在不遗余力地探索新的联系方式。 与此同时,新的做法也引起了很多争议。 但不可否认的是,时装周的格局和价值正在被重塑。

拥抱年轻人

在充满变化和没落的男装周中,传统男装品牌面临的一大问题是如何吸引年轻人的关注。 随着互联网的发展,80后、90后甚至00后都是设计师考虑的消费者。

这场男装秀中不乏新鲜元素。 Dolce & Gabbana的这场秀无疑是粉丝经济的又一次大胆尝试。 除了专业模特团队,T台上的男模还包括来自世界各地的年轻人——时尚博主、社交网红、“鲜肉”明星等,他们涌向米兰跨界表演。

自带流量属性的“车型”无疑扩大了品牌的影响力和认知度。 《VOGUE》指出,米兰已成为时尚界无数运动的起点,但在T台上的多样性方面,这座城市落后于同行。 尽管过去几年纽约、伦敦和巴黎的包容性不断增强,但米兰时装周的变化却进展缓慢。 但男装缺乏多样性的品牌正在发生变化,例如杜嘉班纳 (Dolce & Gabbana) 通过社交媒体上的影响者展示了国际青年震动的力量。

同时,也有观点认为,明星与明星结合可以赚够钱,但却拉低了奢侈品牌的调子。 一些身材、脚步不达标的明星,与专业走秀格格不入,也引发争议。 但可以预见的是,未来奢侈品牌将利用流量明星,粉丝经济将帮助品牌触达更多消费者。

除了明星走秀,品牌也在时尚中加入更多个性化、年轻化的元素。

Dior Homme 2017 冬季系列的灵感源自狂欢派对、闲聊音乐和青少年潮流。 场馆以Techno电子音乐文化为主题,打造“硬核”形象。 迪奥还创造了由“Dior”和“Hardcore”组成的专属词语“Hardior”,诠释青春活力。 此外,Dior Homme还与美国街头艺术家Dan Witz合作“碰撞之舞”油画,部分系列时装也采用油画作为印花设计。

路易威登 (Louis Vuitton) 也向街头文化致敬。 早在时装周开始之前,社交网络就已经充斥着 Louis Vuitton 与时尚品牌 Supreme 的联名合作。 Monogram图案与Supreme经典标志的结合或将成为新的潮流标签。

《纽约时报》写道:“Louis Vuitton 和 Supreme 等两个拥有自己狂热追随者的品牌在宣布将合作推出一系列产品时引起轰动,这并不奇怪。第一次我们第一次有人被发现在巴黎的 Louis Vuitton 时装秀上走秀,模特胸前挎着红色 Super Label 皮包,Instagram 上充斥着记录时尚界配饰的帖子。然而,评论家们对这次合作并不热心,认为这合作是谋杀-自杀的时尚版本。”

此外,大品牌也在细节设计和色彩拓展上花心思,打破传统男装的严肃刻板印象。 Valentino 设计师 Pierpaolo Piccioli 将 Jamie Reid 的朋克风格拼贴刺绣添加到保守的格子外套和夹克中。

时装周幕后花絮

在吸引“千禧一代”、拓宽消费群体的同时,男装品牌也在重新思考男装周的成本与回报。

一大特点是男女装“混搭”趋势在秋冬持续流行。 《纽约时报》称,本届欧洲男装周上,男女服装同台比例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高。 DSquared和Dolce & Gabbana首次将女装融入男装系列,加入Prada、Giorgio Armani、Moschino和Givenchy的行列,而Bottega Veneta、Gucci和Vetements等品牌则决定在女装秀期间共同展示男装新品。

去年,Kenzo也开始正式将男女时装秀合二为一。 继去年6月在巴黎临时举办男女混合时装秀后,巴黎男装周延续了混合策略。 2016年4月,Gucci总裁兼首席执行官Marco Bizzarri宣布计划整合男女时装秀。 从2017年开始,其创意总监Alessandro Michele每季都会推出统一的男女装系列。

“事实上,这是一个自然的进展,”总裁兼首席执行官 Marco Bizzarri 说。 “转变为每季一场演出将极大地帮助我们简化业务的各个方面。 我们继续维持着原本分离、互不联系的男女。 时装秀不再是现实的问题,它们已经成为传统的产物。”

Premier Model Management男装总监Elizabeth Rose表示,虽然合并男女时装秀符合设计师的最佳利益,但这对男装秀来说将是一场“灾难”。

而这群改革力量不断壮大,很多人不禁要问,随着合并,男装时装周是否失去了存在的意义?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今年确实有不少大品牌退出了本季男装时装周。 Burberry退出伦敦战场,Gucci、Bottega Veneta、Calvin Klein、Roberto Cavalli也退出米兰男装周。

据路透社报道,一场男士时装秀的花费可能高达数十万美元,但在全球奢侈品销售疲软的影响下,这对于品牌来说并不划算。 男装的影响力也低于女装。 欧睿国际的数据显示,2020年设计师男装品牌销售额预计将达到400亿美元,比2015年增长6.8%,而女装品牌销售额预计将同比增长7.7%,达到750亿美元。

就中国市场而言,男士奢侈品市场正在大幅下滑,而成本却居高不下。 尤其是中国过去10年的奢侈品优惠甚至免租政策逐渐取消,奢侈品集团被迫重组门店架构。 。 根据法国巴黎银行和美国RE Analytics的数据,2016年第一季度,意大利男士奢侈品牌杰尼亚在全球关闭了15家门店。

路透社的报道还提到,时装秀不再像以前那样具有成本效益,而且随着世界对奢侈品的需求减弱,业界必须更加关注成本。

无论是传统男装时装周还是高级定制时装周,高昂的成本都给奢侈品牌带来压力。 如何在秀场上寻找新的表达方式,如何触达潜在消费者,仍然是品牌面临的问题。 变化与焦虑也将在2017年上演。(编辑董明杰 徐望)